2007年10月25日

夢話

呢兩個月發既夢都好怪.
上月發到我去夏威夷出席B既葬禮, B既朋友都有出席. 後黎佢既朋友J帶我見個女仔, 係B既女兒. 我同B女傾左好耐, 佢問我點識B? 香港生活又點過... 夢醒, 諗起真係打冷震.
上星期又發到另一個更震撼既夢! 夢入面我係生癌, 得番三個月果隻. 我同B講: 我想臨走前去英國一趟. 結果我地真係去左倫敦. 去到倫敦, 我同B講我想自己去利物浦做D野. B怕我出事, 但最後都說服左B, 送我上火車上去利物浦. 去到利物浦即刻打電話俾J兼直接去佢屋企. 當面講俾佢聽我有病既消息, J喊得好厲害, 結果我陪左佢一晚之後就搭火車番倫敦. 我同B講: 我地可以番屋企.
呢個夢好灰, 但亦都好解脫. 我覺得有時電話或者email都唔夠當面講咁有力.

B都話佢發左個怪夢: 係同隻熊貓同居! 吾... 睇得太多熊貓台!

2 則留言:

aulina 說...

你發完夢記得仲寫得低咁厲害嘅???:)

mysimplelife 說...

因為後面果個發過兩次. 咁得人驚梗係記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