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8日

給自己的信

B的母親上月離世, 離世之前幾日B仲仍然同母親商量傾過電話, 但諗唔到兩日後就一睡不醒. B悲痛之餘仲要應付隨後既爭產風波, 佢突然有日拉我入房, 將銀行,電郵密碼交俾我, 話如果佢有日突然有乜野事, 到時都可以動用戶口內既錢, 亦可以用佢既email通知佢既朋友同親人.
呢兩日到我病左, 突然諗起要是唔係B走先, 而係我走先, 我又無對佢向交代一切, 到時會點呢?

假設... 我真係一睡不醒. 我希望B會代通知大家我既離世. 或者我父母未必俾B出席我既葬禮, 但都希望我父母可以對B再好D, 或者B可以代照顧我父母.
我亦希望B可以令梅玲及msl繼續落去.
我希望我既葬禮上, 可以播"再見二丁目"和"給自己的信"兩首歌.
朋友不要哭, 只要記住我既笑聲同傻勁.
或者我既父母覺得以往都係錯.
都四十歲人, 已經無乜需要交代.
或者一睡不醒可以看得更清.

2 則留言:

Agnes艾麗絲謝 說...

最近有網友去世. 其實身後事跟我們每一人息息相關.

OT: 我發現有樣東西可以橫跨生與死, 竟然是Microsoft.

aulina 說...

所以... 平安紙真係有存在必要的... 節哀。